【青春】陌上缓归(15)电竞

橘月双安  2017-11-20 10:56
0

天地为道,在于人心

  青叶那边则是一场能力者与主宰者的较量,他第一次在玄黄中感觉到了危机,但也被燃起了前所未有的斗志。所谓高处不胜寒,便是如此。玄黄之中,与之旗鼓相当之人甚少,纵使站在高处,也是了无乐趣。如今有这样一个局让他陷入其中,也算是突破自我。

  青叶一走进雪山,便感觉到古怪。他先是失去了一部分技能,然后又发现自己的各项属性都有所减少。他试着攻击雪山,但他的攻击似乎都被雪山吸收。就像有一张无形的网,收走了他的力量,但又不知道会在何时反击,这让他变得谨慎起来。

  向深处走去,便见一寒潭。奇怪的是水未成冰,仍是活水。如今山水犹在,似乎少了一些东西。他脑海中闪现寒月做的冰雕,他暗自感叹一句:“原来是少了冰,看来傻货还挺有用。”

  于是,他大步向寒潭走去,却没想到竟是直接入了阵眼。走进之时,九根冰柱恰好将他和寒潭围住。在没有退路的情况下,他只能忍着寒气向寒潭中心走去。如果寒月在这里的话,她肯定脑补出16年后杨过与小龙女再相见的场景。

  青叶渐渐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在消散,同时他也发现了那些冰柱在跟随他,并且圈子越围越小。于是,他停下来使出技能破,技能碰到冰柱却如抓痒般,毫无杀伤力。这时,他不再是那个可以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的大神了,而是一个平凡的玩家。不由得感叹纵然自己排名第一,也会对一些事情无能为力。

  他吃下恢复体力的药物,准备强撑着走到寒潭中间,但是每走一步,他的血量就跟着减少,一些看不见的伤正在暗暗折磨着他的人物。他挣扎着用芳华刺向冰柱,仍是毫无效果。“连芳华都失效了,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?”他快速地思考起来。也许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会选择退缩,而他却是那种胆识与谋略并重的人,对于困境总是迎难而上。

  突然,周围的冰柱释放出九道光一起射向他,他无力闪躲,只能选择用无为的方式被动接受。他边计算着光对他造成的伤害量,边用药物补给。在发现冰柱的攻击跟他之前发出攻击的伤害值持平后,他便放弃了主动攻击。

  唯有强大才能不受苦难,也唯有坚持才能看见曙光。

  这时寒月在队伍频道中问什么技能能够打破结界,青叶只想回她一句傻货,但却又耐着性子告诉她。在他听见知秋知道寒月有银针的时候,他甚至都没发现自己在嫉妒他们,嫉妒他们之间有他不曾知道的故事。于是,他果断关闭了队伍频道,开始专心于他的战场,那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。

  他开始分析目前的情况,之后决定使用火元素燃烧冰柱。看着冰柱有些许的融化,他加大了力度。但在融化了一部分冰柱以后,火元素就消失了。冰柱开始以很快的速度恢复,并将火元素返还给他,瞬间冰火两重天。他没有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所惊扰,而是以一种早已了然的状态,利用寒潭的水把被返还的火元素包裹,之后果断向光柱抛去。他就这样算好时机,重复了很多次。每次都在火元素快消失的时候补充新的火元素,结果硬生生把九根冰柱磨没了。

  在冰柱消失之后,他继续向寒潭中心走去。他潜入潭底,抱出了一个盒子。因为力量的回归,他直接飞回了岸上。他打开盒子,发现盒子里面的钥匙,就直接把钥匙扔进了背包。他看着寒潭里倒映的刺客影子,发现自己身上穿的衣服还在滴水。他回想着自己多久没有这么狼狈了,似乎很久了,久到他都快忘记了。他突然想起自己跟寒月第一次见面的场景,竟然不是在家园门口,而是在新手村。他呢喃着:“怪不得有些熟悉呢。”

  他换好衣服,回头看一眼雪山。心想:也许故事还没有结束,挑战才刚刚开始。

  另一边的知秋则是处于谜一般的状态中,无论他怎么走都会回到原点,而他做的记号也会全部消失。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:“沉沦吧,沉沦吧。”他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,他思考着:“这里并不是迷宫,如果是的话不可能永远都能回到原地。那这里一定有什么阵法,或者说连这古堡都是幻境。”

  于是他开始用技能攻击古堡的墙壁,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,墙壁在受到攻击后自动倒塌,然后又自动修复。他又开始攻击地板,也是同样的状况。这时,他有了新的发现。“既然墙壁和地板都没有问题,那么屋顶呢,天地,有趣有趣。”他笑着说。

  当他抬起头看向屋顶的时候,他看到了类似于北斗七星的图案,但是又有些不同。他能明显地感觉到星的位置在变化,这让他不能准确地找到生门和死门的位置。换句话说,也就是他还无法破解这个阵法。他盯着屋顶的那些星星,看着它们聚合、离散、再聚合……而他自己就像是浩渺星空下的沧海一粟,随波逐流,被牵引、被同一。

  他沉迷了,只因太想接近真相。这时他看见寒月在队伍频道发了一条消息说:“青叶知秋,你们两个的名字诶。怎么说呢,放在一起既可以一叶知秋,又可以一叶障目,啧啧啧。”

  这时知秋恍然大悟,直接施展了冰系攻击,把屋顶的星辰固定住。然后为了保险起见,他选择先攻击杜门。因为杜门相当于小凶门,如果杜门有差池的话,很可能生死门的位置已经发生了改变。攻破之后无事发生,然后他选择攻景门,景门相当于小吉门。这时,墙壁有羽箭射出,他灵巧闪躲。数支羽箭落地后,地面冒出一缕青烟。

  他暗叹一句:竟然有毒。不过现在也没什么关系了,生即死也。他对准西南坤宫的位置,大喊一句:“给我破。”之后硝烟灭,万物归于静。古堡凭空消失了,他站在原地抖了一下衣袖上的尘土,上前拿起安放在地上的盒子,打开之后取出钥匙。

  青叶看到寒月说的话之后,傲娇地说了一句:“做你任务去。”

寒月:大佬,我已经拿到钥匙了,所以来跟你们聊天放松放松。

青叶:傻货,动作倒是挺快。

寒月:大佬,我觉得你坑了知秋诶。知秋那个门看起来很难啊。知秋,你那里是什么情况啊?

  寒月的话刚发送出去,她就被一道光传送回了山洞。只见自己面前又出现了那两人,她看着面前的知秋和青叶笑着说:“欢迎大神们凯旋而归!”两人看了看面前的小和尚,都微微一笑。如果寒月看到电脑前那两人的微笑,绝对会沉迷于男色。因为,微微一笑真的很倾城。

  这时YY里传来青叶的声音:“现在大家都得到钥匙了吧,现在也不早了,该睡觉的睡觉去,剩下的任务明天再做。”知秋说了一句:“好。”寒月也发了一句:“好哒。”

  知秋哀怨地说:“差点儿拖后腿呢,这种感觉真不好。”寒月安慰他说:“可能你的任务太难了,你看看我那任务,完全不用脑子。”青叶冷哼说:“你有脑子吗?”寒月认怂地说:“青叶大佬,惹不起,惹不起啊。”知秋笑了笑说:“寒月,你真是可爱。”寒月骄傲地说:“那必须的,少年,你很有眼光啊。”青叶冷冷地开口说:“既然你们这么有活力,就一起来说一说进入门后发生的事情吧,我来分析一下。”

  知秋简单说地了一下北斗七星阵的事,寒月只说了一句话:“那是一个悲伤的故事,最后里面的人都死了,只有我活了下来。往事不堪回首啊。”青叶懒得理寒月,就深沉地说了一句:“接下来,可能会更加凶险。雪姬的故事应该没有这么简单,有可能我们不是唤醒者,只是这盘大棋上的棋子罢了。”

  于是他们陷入了沉默,片刻之后,三人一同拿出钥匙放在手心,三把钥匙重聚所散发出的光芒照亮了整个山洞。天地为道,在于人心。因为他们选择信任彼此,便不惧狂风暴雨。

  相信,谜底就在不远的未来,等待着他们的到来。

回复 0  
游客  现在